池州新闻网
科技

搅局者汪洋:作为B轮创始人,我最怕云麦科技死掉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8-26

[ 导读 ] 凡是跳上这个舞台的年轻匠人,要么“跨界抢劫”、要么成为原有体系的“叛徒”,他们的性格基因十分不安分,更甚者可以喻为“偏执狂”,他们凭借粉丝的热爱,从下游掀起改革风暴,试图改变传统工艺和行业痛点,汪洋就是万千代表中的一个。

中国的商业是一个轮回的笑话,改革早期,靠勇气和胆量从事贸易的闯关者,靠“三来一补”的制造业潮流从香港席卷珠三角创造财富,也在创造迎合当时的粗糙商品,在物质过剩之后,财富已经不愿意为累积如山过剩产能买单,以80后为代表的新中产阶级,追求品质生活,而过剩产能的粗糙产品与精耕细作的匠人交替在这个历史舞台上。

凡是跳上这个舞台的年轻匠人,要么“跨界抢劫”、要么成为原有体系的“叛徒”,他们的性格基因十分不安分,更甚者可以喻为“偏执狂”,他们凭借粉丝的热爱,从下游掀起改革风暴,试图改变传统工艺和行业痛点,汪洋就是万千代表中的一个,叛逆,不安,改变,偏执。

云麦科技是一家从事智能健康服务公司,从2014年创立以来,已经完成3轮融资,在过去的3年时间,他们只做了一件事,重新定义体脂秤,改变了传统供应链和玩家对真正意义上的体脂秤的认知,而未来3年,他们启程做另一件“捣蛋”的事,基于体脂秤的14项健康数据,构建轻健康管理平台,为用户提供减脂服务。

撕掉90后的标签,成为自己讨厌的那个人

“老罗说过,任何人最后都会成为自己讨厌的那个人,为了实现更大的价值和理想,这并不算很大的代价”、汪洋的潜意识告诉自己,要成为不一样的人,走不寻常的路,不循规蹈矩,所以选择了创业的路,容颜看不出岁月,云麦已经是汪洋第三个创业项目,在此之前,他的早期创业项目曾被猎豹移动收购,遇到傅盛、黄明明、陈睿等贵人,他时常回头想,过去的一些骄傲多数来自于运气。

“没办法呀,这就是创业,创业就是一场没有资源,利用一切办法和技巧撬动资源的战役,作为第一负责人,求人和受气的事情多了去了,很多之前并不愿意做的事情你不得不做,因为你肩负着80个员工的希望,或者说是80个家庭的生计”,汪洋讲完这段话并不带任何情绪,这个B轮融资,不仅仅是资金层面的收获,并告别了青葱、不拘一格、曾经尖锐的汪洋。

汪洋最怕的是公司死掉,“对我个人的影响其实并不大,出去找个方向,组个团队,继续拿融资,再来一次,但是对于信任跟着我一起创业的人,一旦公司垮掉,所有的估值都化为乌有,手上的股权变得不值钱,他们早期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回报,这是我最怕的事情。”

B轮融资容易吗?它就像谈了一场恋爱,幸运的是,这次恋爱有结果。

“正式开始做B轮是2016年的下半年,B轮融资实际到账是2017年4月份,虽然见的VC不是特别多,但是谈下这个B轮还是不容易的,在遇到LB投资之前,聊到不下10家投资机构,我都能感觉到他们不是特别懂我”,汪洋将这轮融资喻为一场恋爱。

可以分析,云麦的项目是软件和硬件、服务结合,如果用硬件营收方式去估值,投资人会认为估值太高了,如果用软件的方式去估值,用户增长也不快,估值还是太高了,市场上并没有两者的结合体,看不懂的投资人只能用保守的办法去估值,这个融资一度谈不下来。汪洋一度非常沮丧,正中了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的老话。

每一轮都是一个坎,融资成功只是第一步,基于融资之后的公司内部调整和能力提升,业务新指标,每一项都需要汪洋深思很久,他需要学习,他需要拼命学习,他需要改变自己定位。

在A轮的时候,汪洋是首席产品官,如何将产品打磨得更加极致,如何拉升销量,如何做品质的口碑体验,三个发问是追求的目标,在B轮之后,作为“企业一把手”,汪洋仍然在适应这个变化,关于创始人应该具备哪些能力,他不是很清楚,他还在摸索,他就像一个干巴的海绵,饥渴地接受知识养分,然后内化为自身能力,撑起企业的新大网。

汪洋认为他要想清楚很多事,例如:

需要想清楚行业未来两年将发生如何的变化

需要想清楚在企业的节点需要引进管理人员

需要在哪个时间段快速扩张业务

相比起A轮时候的“首席产品官”角色,B轮的汪洋跃身成为一个人才战略官,这一切,他陌生、充满兴奋、却不得不迎接,与叛逆、90后标签越来越远了。

行业也没想清楚是否需要这样的搅局者,既然汪洋来了,赶也赶不走

汪洋自认为是一个有强迫症的人,对产品容不得半点瑕疵,不对“就这样吧”妥协。他的原话“任何一个可能被改造、用户觉得不爽的就是痛点。原有的体脂秤在产品联网、内容显示、硬件设计等方面并没有充分的从客户体验角度出发”、而传统粗糙的中国制造现状正需要汪洋这样的“搅局者”,改变原有“随意”、“粗糙”格局,这个搅局者想重新定义一款体脂秤。

如果你喜欢听,汪洋能够讲出很多关于产品的故事。

3000mAH的锂电池,让体重秤不需要更换电池。

以往在地毯上测量是有偏差的,但是我们加了360度秤角,解决了这个问题。

行业都是蓝牙连接,我们创新用WIFI连接。

这么多年了,还用公斤作为标准,中国人就不习惯,我们改为“斤”,多方便

就是要当搅局者,将体脂秤打到地板价,99元。

......

汪洋还展示了一个很“变态”的功能,体脂秤有一个“闹铃”功能,如果用户没有站上体脂秤完成测量,它就会一直响、一直响、一直响。然而这个外人看起来变态的功能,却是减脂垂直群体最喜欢的功能,由于早上是最好的减脂的时刻,而闹铃持续响就像一个严厉的私人教练,而体重秤上的体重,体脂指标将成为驱动用户持续健身的信号灯。

“减脂”运动是一件很痛苦、反人性的事情,对于“减脂”的人,他们希望往往寄托在体脂秤的结果显示上,当减脂目标达成的一刻喜悦,也是非外人能够领会的,汪洋认为。

基于体脂秤14项数据,构建轻健康管理平台,嗯,没见过

在体脂秤行业中,同质化非常严重,在比拼设计、比拼功能、比拼价格、比拼品质之后,还能够比拼什么?体脂秤厂家如果没有找到出路,就会被其他维度的竞争者杀死,汪洋成为第一个拿着刺刀冲进新竞技场的决斗者。

围绕云麦,它挣扎着做一次突破,希望从健康管理市场维度俯视原有的产品线,通过体脂秤输出数据,通过数据衍生更多的健康管理服务产品,这些服务产品将跨界到整个健康管理的全流程产业链,而企业的体量估值也上升到一个新高度。

围绕着减脂客群诉求,通过构建健康管理生态去服务,例如引入减脂教练,在云麦APP上,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诉求,选择适合自己的减脂课程和教练,而入驻平台健身教练则可以通过云麦找到自己的学员,并且通过学员在云麦持续不断的身体数据定制柔性化课程和提醒计划。

基于减脂课程,既包括饮食调整、睡眠休息调节、运动调节,基于上述的三个要素都有生态辅助型产品进驻到云麦平台,云麦在营收模型上,除了硬件收入,通过合作分成形式,实现数据变现。

而这一切,都是被云端数据平台和硬件所连接,云麦就是中间的连接枢纽。

云麦体脂秤在国内有几百万的用户,收集14项数据,数据量足以支撑减脂的诉求。然而上述的成立需要两个支撑,第一,云麦需要对原有的百万客户维护好,提供源源不断的黏性服务,将用户留在APP里,第二,云麦需要拉新用户,将潜在用户拉进这套体系中,那意味着硬件的销售要持续不断,保持稳定增长。

像云麦一样从硬件销售入手、产生数据、并且构建用户健康管理体系的对标公司并没有出现,要构建软硬件、服务三者结合的体系,汪洋脱鞋探水,踽踽前行,从理论与价值出发,走在了行业转型探索的最前面、在这里面,性格使然,命运契机,说不清,道不尽。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娃经济”迎来消费升级 葡萄科...

  • 706 金融 科技 双轮驱动

  • 解锁冰爽新奇遇!魔都这个冷科技主题店,等...

  • 趋势科技:超70%日本家长担忧儿童智能手...

  • 用空气生产白酒,这才是真正的“黑科技”

  • 16个国家重大科技项目落户怀柔科学城

  • 高通第四财季营收58亿美元:同比下滑2%...

  • 中国科学院海西研究院泉州装备制造研究所:...